白嫖咸咸

人群中最咸的鱼,人丑好讲话

太丑就不打tag了:D

接下来八天,我是死的。。。

D“早上好,我的兄弟。”
G“早,德鲁……”
D“我昨天没睡好……”揉揉眼
G“我也是。”打哈欠
D“可我明明梦到我在吃糖啊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委屈巴巴
“。”
G“我梦到……噢,算了。等等,你梦到吃糖了?!!”恍然大悟
(德鲁睡衣我乱糊的别在意,他超可爱(知道了知道了))

双鲁

如果Dru突然脑抽的ooc小段子嘿hhh
Dru×Gru←_←
“你是个伟大的坏蛋,Gru.”身后的兄弟对自己上下其手的时候说。
Gru含糊地回了句“以前是。”
“我以为你工作量不小,会有肌肉的。”Dru还一边捏了捏Gru的小肚子。
“Oooow!”
Gru一脚把Dru踢了下床。

唉。。。。我不会画画也不会写文,也就白嫖咸咸了,撒盐(空中差可拟)(不你等等。)唉对了,我改名白嫖咸咸好不好哦哈哈哈哈!

双鲁

爆ooc,我也不知道我个不会写文的尬它干啥。没有明显攻受。(将就看吧(你。。。))

花吐症
在Gru离开后,Dru咳出零零散散的花瓣,像他兄弟一样的灰黑色,混合着Dru深红的鲜血。

Dru并没抑制这恼人的咳嗽,只是自己时不时咳出几片花瓣。偶尔还会夹杂着一两朵完整花。

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,Dru脸上的笑容不再,他遣走了老管家菲茨,只是终日无所事事地坐在自家的沙发上,也不挣扎。随着肩膀的耸动,任由自己对兄弟背德的爱从喉管喷涌而出。

Dru想要Gru教他做一个成功的坏蛋,从某种方面来讲,他教了,只是自己不争气,被感情绊住,这一绊还偏偏跌死在这道坎。

他爱他,这种感情让他觉得羞愧,他不敢面对Gru,生怕Gru呆愣吃惊的表情和眼里说不出的尴尬。

在Dru的最后那几天,他简直要将脑海里所有关于Gru的记忆整理在一起,怎样都好,他只想怀恋Gru留下的英姿,或许是眉头的一挑,或许是成功后唇角的得意,还是他俩赌气时Gru骂他,他都那样深情地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味。

临死前Dru只有两个念头,一是他后悔没有早些去找Gru,他觉得他俩当双胞胎兄弟的日子太少了,这让他感到意犹未尽。

二是他想再和Gru玩一次角色互换的游戏,他真的非常想让Gru感受自己对他深深的,不可言说的爱。

在老管家菲茨的告知下,Gru匆忙地去了逍遥国找Dru,可只看到偌大的房子里,随处可见黑色的花瓣和血迹。

当他手忙脚乱找到自己的兄弟时,Dru的身体早已冰凉,他感觉仿佛自己被埋没在一片花海,他悲痛欲绝地抱住自己的兄弟,泪水滴落在Dru的脸上,花瓣里。

那天Gru在自己兄弟的墓碑前站了很久,墓碑前堆满了白色的花束和花朵。

Lucy拥抱了Gru,带着三个女儿伤心地离开。Gru的唇边吹拂过一片花瓣。随即Gru用手捂住嘴,身体随着咳嗽狠狠地抖动了几下。

手里满是沾了血的花瓣,像自己兄弟一般洁白的花瓣啊。随即花瓣被风扬起在空中。

Gru简直要喘不过气,他昏了过去。

一朵刚绽开的白色花朵在大雨中被打落,散成一片一片,被埋没在黑灰的花海。他们兄弟俩一起躺在里面。

但是他没有,他只是做了一令人窒息的梦。

醒来后嘴角沾着的白令他痛不欲生。

哦哦才知道推荐的用处。。。之前一直把推荐当喜欢用我怕不是傻子罢。。。

螺丝会保佑我有好成绩的,恩?NO.1

精疲力尽。。。感谢雷德小天使的友情出演。。。如果,我还能上完色。。。来个遗照